暦昭

人懒 随缘更新咯

【theseus/newt】眷念你的温柔

周末了,在作业堆中试着写点吧【摊】

有努力不写得ooc了

是小甜饼x我决定每一章都发糖了真的忍不下心去写刀

有些地方用了点梗大家都看得出来吧2333

Part 2

  在纽特成为斯卡曼德家的一员后,忒修斯当天便兴致勃勃地带着这个可爱的孩子去了对角巷,为他精心挑选魔杖。

  “嗯,纽特,以后你就是一个合格的巫师了,明天我带你去魔法部走走吧,那是我工作的地方。”忒修斯牵着纽特小巧的手,漫步在后院的小花园中。

  “哥哥工作的地方吗?听上去挺不错的呢。”纽特脸上泛着淡淡的微笑。

  “呐哥哥,等我长大以后,长到和哥哥一样高的时候,是不是就能和哥哥一起工作了?”纽特仰起头,望着眼前高大魁梧的忒修斯,向他投去了无比期待的目光。

  忒修斯注视着纽特琥珀般透亮的眼睛,向他轻轻微笑,“当然,我也很希望能与你共事,假若能和你共处一间办公室,那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啊。”忒修斯突然停住了脚步,弯下身子,在纽特的额头上留下了一个轻轻的吻,“那样的话,魔法部大家庭会更加幸福美满。”忒修斯轻语道。

  “抱歉,一没忍住就……”忒修斯突然回过神来,迅速背过身去后退几步以掩饰自己的不好意思。

  纽特呆呆地愣了一会,用手指轻轻在忒修斯吻过的地方不停地划动,他的脸就像熟透的苹果那样红,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夕阳的余晖下,空气渐渐变得甜蜜起来。

  “纽特,你……不喜欢这样?”过了好一会忒修斯才发问道。

  “没有的事……”纽特用手指揉扭着发鬓,侧低着头,脸上带着微笑,他缓缓拿起魔杖,比划着一个爱心的形状,当起点与终点重合时,魔杖划过的轨迹便

如星星般闪耀地跳动着,闪耀着淡粉色的光芒,缓缓飞向忒修斯。

  忒修斯双手捧起这小小的爱心,不由得露出了甜美的微笑。

  “好了,回家吧,该吃晚餐了。”忒修斯再次牵起了纽特的手,两人一起往家的方向走去。

  “有一位这么可爱的弟弟,魔法部的同事们一定会无比羡慕吧。”忒修斯心中暗喜着。

——————

  “哥哥喜欢纽特的这份感情,纽特能清晰地感受到哦。纽特也会努力回应他,Hybrid Child,就是这样的存在。 ”

翌日·魔法部内

  “好可爱!”

  “是你的儿子吗忒修斯?”

  见到带着弟弟来工作的忒修斯,同事们纷纷好奇地围了上来,因为纽特那过于可爱的容貌,不由得让同事们议论起来。

  “噢,忒修斯,不错嘛,就有儿子了。”一位男同事将手搭在忒修斯的肩上调侃道。

  “不,这是我的弟弟,他叫纽特·斯卡曼德。”忒修斯趾高气昂地回答道,看得出来,他非常想向大家好好夸夸他这位可爱的弟弟。

  “这么可爱的弟弟,好羡慕呢!”

  “你叫纽特吗?来,让姐姐抱抱!”

  “我也要抱抱!”

  “好可爱,我也想!”

  面对眼前异常热情的哥哥的女同事们,纽特显得十分束手无策,毕竟天生性格就略微内向罢,他有些脸红,低着头慌张地回答:“纽特…纽特只想和哥哥抱抱!”便一把抱住忒修斯,躲到了他的身后。

  “真拿你没办法啊……好了大家别围着纽特了,他挺怕生的。”忒修斯无奈地回答着大家,牵着纽特走出了人群,逛遍了魔法部各地后,两人走近了忒修斯的办公室。

  “最近犯罪率有所下降,因此工作量少了不少,不出意外今天也许也不会有需要我来做的工作,所以纽特,今天就在办公室里陪你玩玩吧。”

  话是这么说,但一位最强傲罗的办公室内会有什么可以给小孩子玩的东西吗?

  绝对没有。

  即使纽特开心地回答了忒修斯,忒修斯仍无奈地叹了口气。

  纽特望了望四周,对忒修斯的书架颇感兴趣,他走近书架,认真打量了一下,挥动魔杖取下一本书,“哥哥看!这本书好像挺有趣的,哥哥来和纽特一起看书吧!”纽特兴致勃勃地对忒修斯喊着。

  忒修斯走到纽特身旁,用魔杖取来自己的办公椅,抱起纽特,坐到椅子上,让纽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双手立着书,“那我就来读给你听吧。”

  这是一本讲述神奇动物的书。

  ——

  “鹰头马身有……”忒修斯读到这儿,话音未落就被纽特轻声的感叹给打断了:“哇哦!这本书真有趣!”

  “哥哥,纽特好像有些喜欢神奇动物呢!以后可以陪纽特一起去寻找神奇动物吗?”纽特抬起头,充满期待地望着忒修斯。

  “当然可以,就算是最稀有的神奇动物我也会帮你找出来,只要纽特想找,哥哥在所不辞。”忒修斯注视着眼前的小家伙,一边用手抚摸着他的头一边回答着,低下头去,给了他的脸颊一个甜甜的吻。

  “又是这招,好犯规啊……”对于亲吻这样更加亲密的行为,纽特依旧不是很适应,还是和往常一样,脸红着低着头,为了掩饰自己的害羞,纽特一把抱住了忒修斯,一头扎进哥哥的拥抱。

  忒修斯脸上泛着红晕。

  接下来,两兄弟一直在办公室里看着关于神奇动物的书籍,直到忒修斯下班。

—————————未完待续——————————

溜了溜了写作业去惹x写不出各位太太笔下那种甜甜蜜蜜的美好场景我实名致歉惹x哦对我还有fgo新章要打,啊事好多……瘫了

似鸽个人简介

虽然不知道老福特能不能找到能一起玩耍的同好但我还是弄个置顶吧!

本人,暦昭·正·斯卡曼德【把你后缀去掉】第一个字念lì 以前用过 晓正 这个名,暦昭是我今天想出来的x 大噶阔以随便叫啦x是霍格沃兹 赫奇帕奇的学生【我官网测了四次三次都是獾院我不接受任何反驳】我永远喜欢Theseus学长和Newt学长!

欢迎大家找我玩!!lofter互粉或者QQ扩列都可以的!!!!

是个低端画手 只会画大头  画功是列表里那种水平x喜欢给玩的好的亲友画画
最近在尝试写文x不是很会用词但我会努力产粮的!!

二次欧美双圈 我设及很广的【bu】

※欧美

主Marvel和HP

现在疯狂沉迷Thesewt 我嗑爆斯卡曼德兄弟情 是我的白日光,世界中心!!!

除外还嗑GGAD 德哈 罗赫

Marvel嗑锤基【也是世界中心!!】 盾冬 铁虫 银鹰 幻红  还有幻红银大三角我也好爱的15551

爬墙无声,墙头无数,现在最吹小雀斑和卡哥,他们太可爱乐我死——

※二次

主FATE系列,月球是我的灵魂归宿

旧剑 梅林 杰基尔博士(海德) 查理曼是我家四个主子!夏露露快实装啊【靠】

墙头无数,喜欢红颜美少年x最近实装的兰陵王和政哥哥我好爱的!

CP基本无雷 主吃梅林旧剑 周迦 杰海 其他啥好吃吃啥 不挑

我还特别喜欢声优

声优颜也特别棒啊他们也超可爱der!!!!

世界中心樱井孝宏

新晋墙头岛崎信长

过气旧推福山润【bushi】

总的来说 依旧墙头无数【……】

———————————————————————

这两天的摸鱼x我好好画人体了,嗯

【theseus/newt】眷念你的温柔

用了Hybrid Child的这个设定,自己也修改了一些

不会画只能写出来了 还是文章有灵魂

※纽特是Hybrid Child 忒修斯是主人【?】

※ooc有

大概以后会是个小甜饼吧,分几个部分写的

      『Hybrid Child』
——我会回应你的那份爱意

   20世纪的魔法界,兴起了一种俗称「Hybrid Child」的人造人,因为其造价昂贵,所以很受上层巫师们的喜爱。

  Hybrid Child,外表与正常巫师无异,他们有情感,能够帮助使用者办事,而且,他们也能够使用魔杖,使用者越强大,他们能使用的魔法就越高级。当然,这样的人造人,麻鸡是不可能拥有的。

Part 1

  不久前从战场归来的忒修斯,被冠予了“战争英雄”的称号,他是英国魔法部最强的傲罗。

  “咚,咚”

  “请进。”正在看书的忒修斯轻声回应了敲门声。

  走进来的,正是英国魔法部的部长。

  忒修斯定睛一看,部长高大的身躯后似乎藏着一个年幼的孩子,他时不时从部长身后探出半个头来,与忒修斯对视后又慌慌张张地躲了回去。忒修斯对这位可爱的小朋友颇感兴趣。

  “部长,您身后的孩子是?”忒修斯这个出出于兴趣的提问,却一语直戳这次见面的主题。

  “问得好,忒修斯,不愧是我部最强的傲罗。”部长赞赏着忒修斯,又转过身,轻轻地将身后的小朋友扶到了忒修斯面前。

  “这个是Hybrid Child,想必你也听说过吧?由因为你这次战绩表现十分突出,特此奖励给你的。”部长笑着对忒修斯解说着。

  忒修斯做出一副思考的样子,细细打量着眼前这位有些怕生的Hybrid Child。

  他有一头蓬松的金色短发,是天然卷,眼睛也是金色的,像那太阳的万丈光辉般闪耀,又如朦胧的月光一般深沉,脸上还有零零散散的细小的雀斑,身着赫奇帕奇的校服,戴着围巾,看上去与其他十二岁的小孩并无太大差别,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孩子。

  “嘿,我想我会非常喜欢这个孩子!”万年冰山的忒修斯很难得地露出了微笑。

  “那就好好照顾他了,记得取名,这样他就是你的东西了。”部长转身挥挥手,准备离开了,当左脚踏出门时,他突然补充了一句:“Hybrid Child和主人是共生关系,忒修斯,不想让他夭折的话就好好活着吧。”

  “不用你说我也会。”忒修斯自信满满地回答。

  “好了现在,部长也走了,该给你取名了。”忒修斯看着眼前的孩子,深思着该取什么名。

  “纽特……就叫纽特吧!”忒修斯突然灵光一闪“既然是我的孩子,那就跟我姓吧,以后你就叫纽特·斯卡曼德了。”忒修斯单膝跪地蹲了下来,温柔地抚摸着孩子的头,微笑着注视他。

  “嗯…以后……我的名字就是纽特·斯卡曼德。”纽特高兴地举起了双手,犹豫了一小会,对着忒修斯来了一个拥抱“纽特……喜欢主人。”他这么说着。

  忒修斯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拥抱与表白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他无奈又喜悦地笑了笑,抱紧了纽特

“我能多抱一会吗?我也很喜欢拥抱别人。”忒修斯闭上双眼问道。

  “主人想抱多久都可以,纽特并不讨厌。”

  “嗯,欢迎来到你的家,纽特。”

………………………………

  “还有一件事,纽特。可以换个称呼吗?主人……听着怪见外的,除了这个,你想怎样称呼我都可以。”忒修斯轻声提着意见。

  “嗯……”纽特思考了一会儿“那么…哥哥,哥哥怎么样?忒修斯哥哥。”纽特露出了一个有些缅甸但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欢迎回家,我的弟弟。”忒修斯笑了笑,抱得更紧了。

  “糟糕,他怎么这么可爱?”忒修斯心想。

  这是魔法部这位孤高的傲罗第一次心中萌发出“喜欢”这种情感。

————————待续——————————

唔不会取标题就照搬原翻了x但,很适合ovo

早就想写小纽特了www靠他为什么这么可爱15551

以后也请大家支持我发糖【划】监督我不咕咕咕啦xx

【theseus/newt】アイリス

标题是首歌名,虽然是写别人的,但我觉得,用来写骨科也超级合适!!!是小短篇x

※儿童文学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罗琳,他们属于彼此

※第一人称,引用有

我懂了 写第一人称才是最容易ooc的……

アイリス

I love my brother forever

  纽特·斯卡曼德,毕业于霍格沃兹,热衷于研究神奇动物,现在真正周游世界,撰写《神奇动物在哪里》一书,这就是我。

  我是斯卡曼德家的次子,我有一个年长我8岁的哥哥,他叫忒修斯·斯卡曼德。

  我认为我和他一点都不像兄弟,但他却不这么认为。他特别喜欢拥抱别人,而我却比较内向安静。

  「若你是熊熊燃烧的火红骄阳,

    那我就是夜间绽放的青色花朵」

  这么来形容我们真的再符合不过了。

  尽管性格相差巨大,忒修斯也一直喜欢着我。

  儿时,每当我从霍格沃兹放假回家时,他总会第一个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尽管我很不习惯这种亲密的行为,但我并不讨厌。那个时候我也会“哥哥,哥哥”这样地呼喊着他,忒修斯看上去可开心了,常常抚摸我的头,面带幸福的微笑。

  不知从何时起,我对他产生了一种不同于兄弟之间的喜欢。他也常常对我说:“我最喜欢的人就是纽特啦!”但我知道,这种喜欢和我的喜欢根本不一样。

  我渴望快一点长大,渴望与他站在同一平台上,我渴望一伸出手就能触碰到他,渴望站在他的身边绽放出光芒,而不是成为他身后的背景。

  他总是保护着我,总是对我微笑着,他很强大,我也渴望拥有能够守护他人的那份强大,能帮上他一小点忙。但我却只是一个害怕在办公桌前工作的胆小鬼罢了。

  渐渐地,我愈加沉迷神奇动物,我在学校内找到了一个适合养动物的地方,那里便是我的小天地。甚至放假连家都不回了。

  当我愿意回家时,一切都变了,忒修斯脸上没了以前的微笑,看上去很是冰冷。我知道,他加入了魔法部,也许是工作上锻炼出来的吧。

  但他仍然给了我一个久违的拥抱,我很高兴,他没有生我的气。

  再后来,我毕业了,但我并没有回到家中,而是去到世界各地,研究各种神奇动物,撰写我的书。

  在写书的时间里,我常常思念着他,我常常想,如果我选择一起去魔法部工作,是不是就能待在他的身边了?但是……我害怕工作。

  小时候那样美好的时光,若能永远持续下去该多好,我也想像他对我撒娇时那样,对着一直搀扶着我的他撒撒娇。

  我本以为离开他不管不顾这么多年他会生我气,但我错了。当我去到伦敦与他重逢时,他依然给了我一个拥抱,他在魔法部里虽然表面冷漠,但也时时刻刻都在关心着我。即使我长期与动物打交道而欠缺了与人打交道的本领,时常和他起争执,他也依旧没有放在心上。

  “纽特,加入魔法部吧。”他伸出手,对我这么说道。

  然而我却拒绝了他,因为我向往着的是更加辽阔的大自然。

  其实啊,忒修斯,我的哥哥,一直都是我最重要,最令人羡慕的存在。曾经是,现在是,以后也是。我为拥有这么一位哥哥而感到高兴,感到自豪。

  虽然我一直在外游历,但却无时无刻都想待在他的身边。

  下一次见面,我一定会抢在他的前面给他一个拥抱,对他说出“我喜欢你”这句话。

  偶尔撒一次娇,也不错吧?

—————————END———————————

 

  短打结束,我总觉得自己在语c是个什么鬼【汗】如果纽特真对忒修斯说“我喜欢你”还抱他的话,忒修斯肯定会幸福得升天吧www内心OS:天哪纽特终于长大了快让哥哥亲亲抱抱举高高【bushi】兄弟间的双向,真好

【theseus/newt】花吐症🌸终章

是终章,铺垫了这么多我终于,发糖了!!!我今天写完文再写作业算了!!

花吐症这个主题真的太棒了xx虽然觉得绿了某傲罗【bushi】但……嗯 意会一下就行。以后有灵感会继续写,反正,我也画不出来【允悲】

※儿童文学预警

正片,开始

Part4

  “你是否对我,也有相同的感情呢?”

  忒修斯得到休假批准后回到了家,看着从来没有如此认真过的弟弟正潜心翻阅着古籍,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扬。

  “好,找个机会一定要告诉他。”忒修斯默念着。

  “嗯?忒修斯,你这么早就回来了?”纽特对大白天就回到家中的忒修斯感到奇怪。

  “我请了假,估计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用去魔法部上班了。”忒修斯若无其事地答道。

  “也是,你的病得先治好才行。”纽特盯着书,思索了一会。

  “我还没有找到其他可以治好你的方法呢。嗯……你先想想除了莉塔,你还有没有其他喜欢的人吧。”

  “纽特……”

  这个名字,无意间便从忒修斯的口中轻轻滑出。

  “嗯?”纽特转过头微笑着看着忒修斯,仿佛没听清刚才哥哥的嘀咕一般。

  “我……”忒修斯欲言又止“还是想不出来,梅林在上,我为什么会患这种病。”

   兄弟俩依旧互相注视着对方,弟弟在想该如何治好他的哥哥;而哥哥,正为是否该对自己的弟弟说出“我喜欢你”这些字词而纠结着。

  “咳…咳咳……”突然间,忒修斯开始咳嗽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他比起前几天纽特见到的模样看上去更加难受,正跪在地上咳个不停,仿佛每咳一次都在消磨忒修斯的生命一般,看上去痛苦极了。

   紧接在阵阵咳嗽之后的,是一片又一片暗红色的花瓣,正不断从忒修斯口中落下,他不由得瞪大了眼,慌乱急忙用手捂住了口,不希望让弟弟看清花瓣的颜色。

   然而,晚了,纽特早已看清了一切,他全身都在颤抖着,看着自己的哥哥如此痛苦的样子,他的心也传来阵阵刺痛。

  透过纽特蓬松的刘海,忒修斯看见了一双淡淡地闪着泪光的眼睛。

  “纽……特,咳…我可能,快不行了,我想……”

  “忒修斯!”忒修斯话音未落,纽特的呼唤打断了他的话语,迅速起身给了眼前看上去命悬一线的哥哥一个深情的拥抱。

  “我不会,让你死去的。”纽特在忒修斯耳边轻轻耳语道。他的臂膀,紧紧地搂着忒修斯;他的手,紧紧地抓着忒修斯的上衣。

  “我不想,失去你。”纽特便一头靠在忒修斯的肩上,缓缓流下的泪珠浸湿了那一整块布料。

   忒修斯用余力,轻轻地抚摸着纽特的头。

  “纽特,我有一个一直没告诉你的秘密。”

  “我就知道你有事瞒着我,你说,我听着呢。”

  “我喜欢的人……是你啊。”

   忒修斯缓缓推开纽特的身体,双手轻抚着纽特的脸庞,为他拭去泪水。注视着眼前哭泣的弟弟,忒修斯的嘴唇不由得微微张开,他的头也不自觉地缓缓靠向纽特,闭上了双眼。

  纽特没有反抗,闭上眼,慢慢地迎了上去。

  Kiss

  两人柔软的嘴唇紧紧贴在一起,以舌尖感受着彼此口腔中炽热的温度。忒修斯深情地吻着纽特,手,紧紧地搂着纽特的头和身子。纽约也同样搂紧了正在与他接吻的哥哥,脸上泛着红晕,耳根也红的透彻。

 

  一朵纯白无瑕的花于两人的爱情之间绽放——正如忒修斯患上花吐症时第一次吐出的花瓣那样洁白。他将花别在纽特的头上。

  “真漂亮。”

  忒修斯痊愈了。

  他还在休假中,也没有立刻回到岗位上去。

  未来几天,两人没有说过任何一句话,只是互相默默地看着对方,时不时触碰着彼此的指尖,互相脸红着避开对方的视线。明明都是有过恋爱经验的人了,却还是显得如此羞涩,就仿佛初恋一般。

  “纽特……你觉得我们俩……还是兄弟吗?”忒修斯终于开了口,打破了几天以来的寂静。

  “不是了吧。”纽特转过头去,没有面对忒修斯。

  “都这个样了,应该是恋人,才对……吧?”

  忒修斯吃了一惊,反问道:“难不成……打从一开始,你也喜欢着我?”

  “嗯……”纽特羞涩地点了点头,将戴着的围巾拉高了一些,以掩饰自己的不好意思。

  “等一下,你喜欢的不是蒂娜吗?”

  “是这样,但……不一样的……我从很早以前,就一直喜欢着你了,早到我还是孩童的时候,我的哥哥……”纽特又沉默了一小会,补充道:“当我听说你要和莉塔结婚时,我真切地祝福着你们,却也有些失落……我一直以为你对我的喜欢和我对你的喜欢不是同一种,所以一直没敢说……”

  “现在看来,是同一种,对吧?”忒修斯微笑着反问纽特。

  “我一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当我患上花吐症时,一直没敢说出自己真正的想法,我害怕越过那条无形的线,害怕失去我唯一的弟弟。我也一直以为,你满脑子都只有神奇动物,没有其他人……没有我。”忒修斯感叹道。

  “我只是不太擅长表达而已。看上去,我们,心意相通呢”纽特也对忒修斯幸福地笑了笑。

  正当两人沉浸在如此甜腻的气氛之中,嗅嗅爬到了两人的中间,从它肚子上的口袋中取出了两枚戒指,放在桌上,望了望纽特和忒修斯。

  “嘿!你个小偷,你又去哪偷东西了?”纽特指着眼前这个黑色的小东西生气地问,但当他瞄见戒指上刻着的“Scamander”时,怒气一下就烟消云散,他将视线转至哥哥那,发现忒修斯正很不好意思地念叨着什么。

  “没有藏好,不好意思。”

英国·伦敦·魔法部

   “嘿你们看,是傲罗们的大合照,忒修斯居然破例让自己的弟弟也一起拍,还真是十分相信他呢。”

  “左边这个女人……啊,是蒂娜!好像是纽特的未婚妻吧?”

  “诶?是吗?你看,纽特手上戴着戒指呢。”

  “真的呢,忒修斯也有呢。”

  “真好,兄弟俩都有未婚妻了。”

  “是呢,可能是角度问题,没看到蒂娜的戒指呢,也很久没有见到过莉塔了。”

   魔法部爱好八卦的小姑娘们正在议论纷纷。

  “太好了,你对我,有着相同的感情。”

——————————END——————————

冒着写不完作业的风险我终于把文写完了!靠,骨科太好嗑了!不写成双向就不是人aaaaaa!!虽然结尾不成这样绝对会被通报批评【我的良心不痛. JPG】

总之是完成了x也又在很努力地在抓两人的性格特点了xxx

【theseus/newt】花吐症🌸

想了好久都没构思出后面的发展啊啊啊(ノ`⊿´)ノ按感觉写好了!理科生写文 我觉得我在写作文【……】就这样吧
写后发言:感觉真的有点 ooc了 未完待续,下个星期接着搞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罗琳,幸福属于他们彼此

Part3
  已经接连几天了,忒修斯都没有回过家。

  纽特完全意识到,他的哥哥一定有很严重的事瞒着他。

   从小,忒修斯就是一个坚强的孩子,身为斯卡曼德家的长子,必须由自己承担起自己的一切。他也很想像别的孩子一样躺在父母怀里撒娇,但不行,所以他只能对自己可爱的弟弟撒娇——拥抱,当然,是偶尔性的。即使是这样,每当忒修斯遇上麻烦时他都对纽特绝口不提。

  现在也是。

  “嘿,我得去魔法部找他问个清楚,我总不能看着自己的哥哥就这么死去。”纽特迅速披上外套,提上箱子快步走出大门,房门被重重地关上,发出一声十分响亮的碰撞声。

  “抱歉。”

 

英国·伦敦· 魔法部

  纽特二话不说乘电梯直奔忒修斯的办公室。

  “哒”

  纽特瞄见自己的箱子的锁松开了,他停下来,压低声音对着箱子里的东西悄悄地说了一句:“嘿,你不能出来,你如果偷了魔法部的东西,到时候我们就完了。”他将锁从新上好后确认无误才继续行走。

  现在出现在眼前的房间,就是忒修斯的办公室了。

  “嘿,忒……”纽特一进门,就被几对从忒修斯身边投来的视线盯住了。

  “忒修斯,这就是你弟弟?”“诶——这就是你强烈推荐入部的那位?”“看不出来你两居然是兄弟。”忒修斯的同事们都细细打量着眼前这个突然闯进来,魔法部最强傲罗的弟弟。

   忒修斯惊讶地看着突然出现的纽特。

“纽特,你怎么会来这?这儿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好了我现在就送你回……”忒修斯还没说完,话就被纽特打断了:“忒修斯,你好几天都没回过家了,我知道的,你有事瞒着我。”纽特的视线死死地盯着忒修斯的眼睛,忒修斯感到这种眼神正不停地灼烧着自己的灵魂,但依旧很镇定地走到纽特面前,严厉地回答:“听好了纽特,我没有事瞒着你,这两天只是因为加班才没回家。”

  “嘿,你们俩看上去就像快打起来了一样,我们也许该离开,给你们兄弟俩一个空间?好了忒修斯,我们下次再说吧,先告辞了。”一位同事做出了这副要离开的样子,其他几位也应和着,大家就一起走出了办公室,关上了门。

  现在,这个房间里只剩下对峙着的兄弟二人,一片沉寂。

  突然,忒修斯的咳嗽声打破了这份短暂的寂静,他背过身去,往手心里一看,花瓣比起之前的更加红润了一些。正当忒修斯准备把花瓣放进口袋时,纽特一把抓住了他的手,看到忒修斯紧握住的拳头,纽特命令似的,却没几分底气地念着:“松开。”

  忒修斯挥臂,一下子挣脱了纽特的控制,背对他冷冷地回答道:“我的事不需要你管,我自己可以……”

  “速速松开”纽特迅速摸出魔杖,对着忒修斯的手施了咒,手不受控制地缓缓张开了,一片花瓣从手中飘了下来。

  “花瓣飞来”纽特将花瓣送至自己手上,看了一眼,又直视忒修斯:“比前几天的更红一点了吧?”

  忒修斯没有回答,他想不到,原来他以为的那个脑子里只会有神奇动物的弟弟竟会如此敏锐。沉默了一会,忒修斯回头看着纽特,无奈地答道:“既然你都发现了,那我就没有继续隐瞒的必要了。是,我患上了花吐症,这两天我没有加班,一直待在办公室。我是魔法部的傲罗,但我肯定命不久矣,我不希望这件事让任何人知道,包括你,明白吗?”

  “我们不是兄弟吗?有什么事是不能坐下来一起解决的?你从小就这样,什么事都不需要我帮忙。”纽特瞪大了眼摊了摊双手,随后又补充了一句:“忒修斯,你有暗恋的人?虽然莉塔不久前……但你变心得未必太快了一点吧?”

  “我不清楚……”忒修斯沉默了。话虽是这么说,每次一听到“暗恋的人”这一个词,忒修斯脑海中总会跳出一个名字,但很快就被自己否认掉了。

  又陷入了沉默。一边是困扰着的哥哥,另一边是无能为力的弟弟。

  “那我先回去吧,多翻翻古籍,说不准有其他可以救你的方法,我也不能看着自己的哥哥死去。”纽特说完,便离开了办公室。

   忒修斯回到椅子上,拉开抽屉,看着里面一片又一片的花瓣,陷入了沉思。

  

  「纽特」

  为什么脑海中第一反应会出现这个名字?对于兄弟来说,应该有的只是普通的喜欢罢了。

  虽然从小纽特就不擅长与人相处,心思也总放在动物身上,但只要我一遇到麻烦,他总能看透我,总会来鼓励我,有时还会捉一些奇奇怪怪的动物来逗我开心,无论我如何隐藏都显得毫无意义,这一次也是如此。我总是忍不住就想拥抱他,即使他到现在为止都不太习惯这种亲密的行为。他也不经常回家,若不是因为格林德沃,或许我现在都还见不到他。

但我并不讨厌这样的弟弟,反而有些喜欢。

  好吧,是非常喜欢。

  即使他觉得我总是想杀了他一样,但我最喜欢的人,也还是他了。

  “暗恋……吗?”忒修斯轻轻感叹了一句。

  自从上次在公墓失去莉塔后,他拥抱了哭泣着的我,这是我们两人从霍格沃兹毕业后为数不多的拥抱。想让纽特加入魔法部,我萌生了这种想法,不是我偏爱他,他也有这个能力加入,但他不想,他向往的是大自然,是神奇动物,而不是一天都坐在办公桌前办事,他最怕这个了……

  如果我暗恋的是纽特,那么只需普通不过的一个吻就可解决一切问题,魔法部也不会损失一名最强的傲罗,纽特也不会损失一位哥哥。

  但他是我的弟弟。

  他也有喜欢的人。

  我想拥抱他,希望他一直留在我的身边,希望他也能像我喜欢他一样喜欢我。

  但我

  不能

  ……

  那一条线

  绝不能越过

  即使有时候

  我很想

  但……

  我也告诉自己“不,你不想”
  …………………

  “忒修斯?你要请个长假吗?”

  “是的先生,我身体有些不适,我想是我在上次围剿格林德沃的行动中受了伤,现在复发了,我需要静养。”

  “批准了,好好休息。”

 

 

  我认为我的想法,还是得告诉纽特才对。

  兄弟应该彼此信任。

  哪怕这次之后

  做不了兄弟

  也无所谓了。

未完待续

写的有点来劲,就是ooc爆了……靠电影里尼桑出场次数太少了性格好难把握15551 我也是个二刷的人了 还抓不住 头疼orz

总之,骨科真好【王境泽. JPG】

【theseus/newt】花吐症🌸

很老的梗也是很常用的梗了 就 写来 自给自足x骨科好嗑我这辈子除了锤基嗑过最好吃的兄弟情就是斯卡曼德兄弟了15551

※我写得ooc和他们两本就该在一起有什么关系呢【关系可大了】

※儿童文学【真实】

※未完待续希望写手不要咕咕咕【人类的本质是ge……】

Part 1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床前的一小片纯白的花瓣显得格外耀眼。

  “花?看不出来是哪种花。是百合吗?应该没有这么小的花瓣。难道是白玫瑰?这么少见的花应该不会出现在忒修斯房间里。”睡眼朦胧的纽特拾起了花瓣,细细端详着,贴近鼻子嗅了一通,又用舌头舔了一下。

  “还是不能确定种类。”于是纽特叹叹气,放弃了对花瓣的鉴定,往手心轻轻一吹,花瓣便飞舞着离开了房间。纽特从衣架上取下外套,顺手披上,提上箱子便出了门。

  事实上,忒修斯的房间里并没有什么花,不如说,连一盆植物也没有。

  翌日清晨,纽特依旧在地上看到了花瓣,也许只是从窗外飘进来的吧,这么想着,便没有在意。

  之后一个星期,纽特每天都能看见这种花瓣,而且数量也在慢慢增多。

  “不太对劲,就算晚上关上窗第二天也会出现,还是问问忒修斯吧。”

  夜幕已至,天空中的繁星不停地闪烁着,纽特躺在床上,静静等待着忒修斯结束工作回来。

  不知过了多久,门突然被打开了。

  “纽特?你还没睡吗?明明平时我回来的时候你早就睡了。”忒修斯关上门,一边换鞋一边问道。

  “忒修斯,我有件事想问你。”

  “嗯?什么?”忒修斯挑了挑眉,注视着纽特。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感觉有些奇怪……每天早上,我都会看到一些白色花瓣,我也不清楚它们是什么花的花瓣,你也不养花对吧?但这间屋子就你我两人,我想,你会不会知道些什么。”纽特盯着地板念叨着,话音刚落便将视线移至忒修斯身上。

  忒修斯沉默了,不是因为思考,而是自己某个不能被人所知的秘密以及弟弟灼热的视线而使自己十分困扰。“不知道……好了纽特,你该睡觉了。”话音未落,忒修斯给了纽特一个大大的睡前拥抱后便将电灯关上,走进了卫生间。

  纽特躺在床上,只听见卫生间里传来的哗哗流水声中夹杂着一阵阵轻轻的咳嗽声。

  第二天,地上没有了花瓣,却使得纽特对昨晚一反常态的忒修斯产生怀疑。“难道是因为我还没有正式加入魔法部的原因才有事瞒着我吗?”纽特对于他那位强大又坚强的傲罗哥哥,找不出其他理由去怀疑了。

 

“若真只是因为这个原因才瞒着我该多好。”

  这是纽特日后的想法。

Part2

  “什么时候就开始的呢?我自己也不太清楚。”

  为了将弟弟拉拢进魔法部,忒修斯让纽特搬进了他的住所,在这之后,忒修斯的身体就出现了一下问题。起初,只是单纯的咳嗽,忒修斯认为自己只是和那些麻鸡一样患上了一种叫“感冒”的小病,便没怎么在意。咳嗽了一个星期,也并无好转的现象。

  在一次午餐中,忒修斯又咳嗽了一下,这一次,他惊奇地发现,一片洁白无瑕的花瓣竟从他的口中飘出,没有任何一点唾液的沾染。

  这位一向处事冷静的傲罗有些慌了神,他将花瓣随手往荷包里一放,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接着用餐。

  这天以后,忒修斯时不时会咳嗽,都会吐出花瓣来,对于在工作的时候,他特别谨慎,绝不会让用一片花瓣落在外面,但在家中,他却又不当一回事似的,因为他觉得,他那个满脑子都是神奇动物的傻弟弟不会对植物产生兴趣,直到被纽特提出疑问的那一天为止。

  从那天起,忒修斯就是在家也不会留下一片花瓣,这种做法,恰恰引起了纽约更强烈怀疑,每当纽特问起这件事时,他也只是故作镇定搪塞过去。

  一天晚上,兄弟俩刚好都在家中。忒修斯正为自己会吐出花来这件事烦恼不已,而纽特,却看起了书。

  “白色花瓣……花瓣……”纽特不停地念着这句话,像是在以这个为关键词开始搜索一样。

  “花吐……症?”纽特读到这时惊了一下“居然还有这种病吗?”

   纽约接着看了下去。“花吐症,一种暗恋上他人,爱念之情积为疾,会从口中吐出花瓣的病。一开始会吐出白色花瓣,久而久之,会渐渐吐出红色的花瓣,当花瓣完全变红之时,便是患者的死亡之日。而其治疗方法,需患者与自己所暗恋之人接吻,吐出像最开始的第一片花瓣那样洁白的花瓣后才能治愈。”纽特习惯性地将所看到的东西轻声读了出来。

   忒修斯听见了,躺在床上一言不发。

  “这几天不仅吐出的花瓣越来越多,颜色也变成了淡红色,我也不清楚自己究竟暗恋着谁。Newt?呵,不可能,我们只是兄弟而已啊。说不准我也许……”忒修斯心想,但很快他就给了自己一拳以便消散这种想法,魔法部的傲罗,怎么能这样消沉。

   过了一会,忒修斯起身走到纽特身旁“我亲爱的弟弟,不打算给我来一个拥抱吗?”纽特回头看了忒修斯一眼“不打算。”便转回去接着看书。忒修斯轻轻笑了一下,便一把抱住了纽特“虽然说不打算,其实你也没有拒绝的意思吧。晚安,纽特。”

“真是拿你这样的哥哥没有办法,明明一脸冷漠却很喜欢拥抱。”纽特无奈地笑了笑。

   当忒修斯准备起身时,他咳嗽了一下,即使他的动作很快,但纽特还是看见了,看见了从忒修斯口中吐出的淡红色花瓣。

   因为忒修斯急忙从他的身边离开了,纽特也没有追问什么,只是望着躺在床上正准备入睡的忒修斯,他的哥哥,心中多了一份担忧。

  “忒修斯,你……到底隐瞒着什么?”

  夜深人静,一片安宁,只有时不时传来的细微的咳嗽声,以及那从纽特的箱子中发出的微弱的卜鸟哀鸣罢了。

 

未完待续。有时间 接着写 嗝 骨科真好 疯狂入股了我

悄悄咪咪说一句本篇时间线在格林德沃开会之后 所以莫得提尼桑的婚约者【我的良心不痛. JPG】

突然想到的Hybrid Child这个梗,画个草稿小剧场好了x是 newt 吃醋【妄想】虽然ooc了但骨科真的吼嗑啊1551

黑魔法师们,开会了,煤气灶飞来【bushi】